刘灿铭:谈书法的格调

发布时间:2021-11-23   来源:未知    
字号:
评价书法的高下,“格调”是一个核心指标,关系到作品的品格和精神。格调是在学书之初就要关注的,以免落入俗套和低下。邵大箴曾说:“艺术的格调,归根到底是艺术作品中体现的思想、感情和趣味是否纯真、纯正的问题。所谓纯真,就是创作者的思想和态度是否真诚,是否纯洁;所谓纯正,就是作品中表达的内容应该健康、向上,应该是追求真善美的。”书法格调亦然。也就是说,创作者要在作品中“说真话”。
反思当代书坛,很多作品都是在说假话,装腔作势,与人不亲近。比如,再现一些端庄矜持的书法传统,但并非是书写者自己想要表达的,而说的是他人的话,就会给人以距离感。“说真话”的作品是真诚的,会给人以亲切感。比如,写书信时,书写者就不会过多地去考虑书法书写的问题,更多的是出于自身情感的表达,是真情的流露。总之,书法要自然。
从邵大箴先生关于艺术格调的论述引入,目的是为了让大家更好地去思考我们的作品是否真诚,是否是自然的流露,是否表达了自己的性情,是否在“说真话”。接下来,我从“三个合乎”“六个关注”和“五个避免”来具体阐释一下我对书法格调的理解。
三个合乎
我认为书法的格调要合乎传统规范、合乎时代精神、合乎现代审美。
合乎传统规范。这里的传统是指“大传统”,至今流传下来的经典和经典以外一切被传承下来的书法文献,都在传统的范畴,而且还会不断叠加新的文献,是一个动态的过程。我们对传统的认知要不断深入和拓展,探知一些未曾关注或关注度不高的文献是当代书家的重要任务,也是提升格调的重要一步。比如敦煌藏经洞的小行书经卷,就是一种传统,很多习书者可能都没有见过;再如,洛阳“千唐志斋”上千品的隋唐楷书墓志铭,也为我们拓展了全面认识传统规范的视野。我们要努力寻找,做到尽量全面地去认识并纳入到自己的视野中来,进而去解决如何取法和达到怎样的规范等问题。
合乎时代精神。每个时代都有其精神,改革创新,是我们这个时代精神的核心。时代精神促使我们要改掉旧的、不合时宜的部分,开创新的事物。纵观中国书法史,实际上也是一个不断创新的历史。“二王”一脉的历代书家的作品,虽一脉相承,却均呈现出各自的书法面貌,且合乎时代的精神风貌。因此,“创新”贯穿在整个书法史中。我们处在当下的新时代,更要体现新的东西,与时代同步伐。如果我们的作品不具备这一特征,就很难有大格局。
合乎现代审美。前人的审美体系,不一定适合当代,但我们必须从前人的审美中去寻找,找寻其中合乎现代的东西,还要在现代已有的审美中梳理出审美体系。现代的审美体系是动态的,不同的时期会表现出不同的审美。改革开放以来,新文献资源得以初步发掘,审美以古拙、自然为尚,涌现出一批活跃在当代的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出生的书家;新世纪后,书法以平整和优美为尚;再后来,“二王”帖学为主体的审美风格占主导;当下的书法审美表现为“百花齐放”式的多样化趋势,审美主体不如前期那么凸显,源于当下多种思潮并存和自媒体的发达。个性化风格十分宝贵,毕竟“百花齐放”也是由多个个性化的个体组成的。
六个关注
明晰了书法的格调所需要的“三个合乎”,那么,如何提升书法的格调?我觉得要重点关注六个字:拙、韵、雅、纯、新、品。
拙的本义是笨、不灵巧。在书法中拙的表现方式与原则是质朴和朴拙,要具备原始质朴、天真、天然的特性,是不加修饰的朴素与自然。拙与巧相对,巧是巧饰,经人工修饰。黄庭坚强调:“凡书要拙多于巧。”巧与拙是一对矛盾,在作品中要将它们处理好。后人评钟、王书所谓的“古质”“今妍”,核心在于钟书的“质”,其中的一些隶意就形成拙趣,当然这偏向于笔法方面。从结构上来看,六朝墓志、碑版中不加修饰的天真之处也是拙趣所在。拙是有情调的,是敦厚的,是沉雄、朴茂和率真的。检索一下传统书法,巧与拙所占比例应该各半,巧与拙在历史进程中也是不断循环往复的。就当代书法的各个时期来说,也是由拙到平正,再到巧,进而再呈现出巧与拙的结合。王宠的小楷古拙中寓灵动,以拙为巧,就是巧与拙的完美结合。作品中的巧与拙要掌握好一个度,过于拙,就可能失于粗粝、草率,文气不足。元初王若虚在《滹南诗话》中云:“以巧为巧,其巧不足,巧拙相济,则使人不厌,唯其巧拙,及能就拙为巧”,这是对巧和拙关系的最好概括。在当代创作中,碑帖结合或是与新文献资源结合再创造,都具有取其拙趣的意味在里面。
韵的本意是有风度、情趣、意味。首先风度与潇洒、灵活、隽美相合,而与板滞、端庄、平整相离。书法的韵是以“二王”帖学一脉为主体所具有的风度,韵高,格调就高。晋人书中所具有的风度,就是高格调的。“二王”一脉,风度迥异。其次,韵也是有意味和有趣味的。当代书家大多不喜欢过于拘谨,喜欢有味道的,这与我们身处的快节奏的时代相关。当代书法偏于行草化和快捷化,即使是正书也要含行草笔意,甚至好的铁线篆作品也是有流动感的。总之,只有具有书写性的作品,才能有韵。
雅,是高雅、文雅、古雅、雅致。作品如何做到雅呢?我觉得在选择取法对象时,要尽量找到不易致流俗的传统。一般来说,传统皆雅,但有的传统近俗,所以为什么很多人学了近俗的传统容易俗,我想主要是学习者没有把雅“复原”,在学的过程中把雅损耗过多所致。邵大箴先生在谈到雅与俗时曾说:“雅与俗是格调的一对范畴。它们之间的关系表面上对立,但实际上是有时对立(高雅与低俗、文雅与粗俗等),有时相互补充、相互转化(如大俗大雅等)。”书法的雅与俗是相对的,有时会转化。通过学习,素养提高了,文化提升了,自然就雅化了。
纯,即纯正、纯粹。从法度上讲,作品中要有规矩、有正大气象。入古要深、要纯,技法精到,保持古人的气息。我们学“二王”一脉帖学,要纯正,风流潇洒的风度才有味道,这种味道是正道;若不能做到纯粹,就是不纯,味道也就不对。学赵孟頫行书,不纯就不能及“雅”。从风格上来说,纯与雅相通,即所谓的“雅正”。品高者,一点一画自有清刚雅正之气。从思想上来说,传统儒释道文化是根本,要保持纯正的文化品格。
新,即创新,有创造性。书法创新要建立在知识和经验的基础之上,离不开传统、离不开古人的创造。书法是戴着镣铐的舞蹈,镣铐就是书法的传统规范。歌德曾说:“在限制中才显出名手,只有法则能给我们自由。”讲的也是这个意思。书法要有明确的区分度,即考察创作者个体的独立性,尤其是具有独立的思考能力。其实,独立性本身就是一种崇高品格、一种高尚的格调,唯有独立,才可能有原创。当下的书法创作有明显的趋同性,缺乏思考、趋于模仿、千人一面,这是懒惰和依赖的表现,是平庸的人格。
品,是人品和书品的综合。所谓“书如其人”“人品即书品”,虽不完全吻合,却也反映了书法作品能够体现出人格力量。书品是书法家主体人格的客观表现。邵大箴先生曾说:“所谓人格力量,突出表现在他对社会、对现实的关注上,表现在他对社会现实、对人类生存状态的人文关怀,和出自于这种关怀的独立判断与独立思考。”人是社会性的,创作者要关注社会的发展,要承担起应有的社会责任和担当,才能不断提升自身修养和人格力量。我们要把自己置身于社会中去思考人生价值,并将其反映于书法作品。纵观古今,王羲之、颜真卿等书家的人品都是高尚的。我们的社会提倡个人品格的修炼,当代书家如沙孟海、林散之等品格高尚,风度高远,甘于淡泊,心境清虚,不为名利所动。只有不争名利、不去计较,做道德文章、做学术思考,才能得到品格的修炼。
五个避免
提升格调不仅要关注拙、韵、雅、纯、新、品,还有避免俗、怪、燥、肥、尖。米芾云:“字要骨格,肉须裹筋,筋须藏肉,帖乃秀润生。布置稳不俗,险不怪,老不枯,润不肥。变态贵形不贵苦,苦生怒,怒生怪;贵形不贵作,作入画,画入俗,皆字病也。”所以要避俗、怪、燥、肥。这里,我又加了一个“尖”字。书作中如有其中任一字,则格不高。
俗。黄庭坚说:“士大夫处世可以百为,唯不可俗,俗便不可医也。”俗,与雅相对。在书法中,无法度、技巧不高、取法今人无古人等都是俗的表现。只要意识到,俗便可以通过努力转变为雅,反之,就不可医治了。
怪。书法作品,奇而不怪可以,奇怪就不好了。“扬州八怪”以怪显名,这个“怪”,体现在他们独立的精神和个性化的表现上。我们如果取法郑板桥的书法,可能会怪上加怪。当代书法创作,有些人刻意强调结构造型,“造”不好就怪,格调也就不高。因此,我们在书法的取法上要尽量避免这个问题。
燥。是枯燥、不润的意思,不仅指用墨,也包含情绪和环境。孙过庭“五乖”中提到的“风燥日炎”,不仅是说天气燥热,也指创作者的情绪,表现在作品中就是杂乱。有的作品满纸枯笔,或者惯用浓墨、焦墨,这是不会用墨。我在谈墨法的时候说过,墨法即水法,要懂得用水,尽量做到“带燥方润,将浓遂枯”。
肥。肥是一个相对概念。六朝时,多有关于书法“肥”“瘦”的论述,主要指风格。在书论中,可能因为对比项的不同,有的书家与前朝比时是瘦,与后世比时则是肥。例如“昭肥繇瘦”与“元常谓之古肥,子敬谓之今瘦”。钟繇作为其中的对比项,与胡昭比他是瘦,但与王献之比,他是肥。这里说的要避免的肥,偏向于书法的形质和精神,表现为书法线条的臃肿。杜甫所谓“书贵瘦硬方通神”,是强调书法的骨力。欧阳询也说书法“不可瘦,瘦当枯形,不可肥,肥则质弱”,线条若不提炼,就没有精神,何以谈格调?
尖。即尖刻。传统碑刻中不乏刀劈斧凿、峻拔险峭的书法,但其锋芒不露于外,而是以气势彰显。有些书法作品中的线条纵横,锋芒毕露,就像无数把刀子飞来飞去一样……而尖则伤人,具体表现为,到处露锋,线条尖且气势外散。这种作品,就算有较高的技法支撑,看起来满纸刀剑风霜,猛然一观有惊人之感,但只要细品,则纸面一派溃散之意,更谈不上有什么格调了。古人讲“留”,就是说要把锋藏起来,锋势要留得住,做到含蓄。
就书法的格调来说,很难讲得十分清楚,不同的环境有不同的标准,不一样的人也有不一样的标准,因时而异、因人而异。但作为书法专业人士,一定要做到有标准可衡量,还要有自己的觉悟。格调的问题,有些可量化,有些则要靠自己平时的积累、感受才能判断。因此,提升自己的眼光,多看、多比较、多思考,才能有高的格调。

标签:

书法文化
书画知识
书画资讯
书画故事
佛山供卵试管武汉供卵中介武汉助孕选性别包成功深圳试管选性别包男孩费用供卵自怀皆上海坤和深圳哪个助孕机构好武汉借肚子生孩子价格深圳供卵不排队医院广州借腹生子费用合肥哪家可以做供卵沈阳助孕包性别深圳代生医院信宜供卵代孕广州供卵中介宁波借腹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