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门收购古玩电话_行为表演还是盲目创新——当代书坛之怪现状剖析

发布时间:2022-05-16   来源:未知    
字号:
(古董古玩广告图)(免费鉴定古玩咨询)(古玩私下收购电话)(古玩咨询免费鉴定评估)(古玩铜钱古钱币)(古玩必看的15个电视剧)(古玩鉴定估价师资格证)(古玩收藏瓷器图片欣赏)

当代书法需要创新,但不能盲目创新,要避免走入“怪圈”,创新是在继承传统基础上的创新,而不是以当代艺术的名义,生造出一个“怪胎”,那就是“无本之木、无源之水”,终究会遭到历史的唾弃。

近年来,关于“丑书”“射书”“盲书”“性书”的新闻被扩散开来,这类负面新闻之所以被不断传播,并不在于它存在任何正能量的价值,而是人们想通过这类丑闻表达自己对此类现象的痛恨。

在我看来,他们的这些行为与国人视野中的民间书法、江湖书法也有本质区别,他们书写的所谓文字,既不属于传统书法,也难以用现代书法来界定,或许可以将其归之于“实验艺术”一类,但绝非书法,孙某的“性书”行为完全违背人类的良知与道德,因此他被书协给踢出去也是理所当然,即便如此,我们觉得还不解恨,这种人应该受到法律的制裁,因为他在公共场合玷污中华传统文化,在破坏人们的审美视听,这种丑陋行径用“肮脏”“龌龊”“卑鄙”等词形容毫不为过,此类现象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当代书法人的浮躁和急功近利思想。唯有正本清源,使当代书法不断地“守恒”“匡正”,才能向着健康、良性方向发展。所谓“守恒”就是守住传统书法的根脉,所谓“匡正”就是反对那些“丑书”“射书”“性书”等行为,引导正确的审美视听,帮助那些表演者“易筋洗髓”,引导他们向着健康、良性的方向发展。下面笔者对当代书坛存在的“丑书”“射书”“盲书”“性书”等不良现象进行剖析。

新招频出:

曲解传统经典

“丑书”是一个网络新词,并不是一种书风,而是指当代书坛一些急功近利的所谓大师的恶搞行为。像“晋人尚韵、唐人尚法、宋人尚意”讲的是不同历史时期的整体书风面貌。历史上并无“丑书”一说。在我看来,“丑书”不讲法度,既缺乏书法用笔、结字、章法等方面的基本要素,也无法用传统书法标准进行评判,难以满足书法家甚至常人的共性审美标准,即便用现代书法审美标准去评价,也毫无美感可言,难道真如某些书家所言,当代书法进入了一个“审丑”的时代?非也。

离我最近的古玩市场在哪里

王林坚先生作出了比较中肯的评价,他认为“丑书、怪书盛行,有的书家甚至根本不顾书法的书写规律,随心所欲将一些美术的东西弄到书法里来,还美其名曰‘现代书法’,字越写越大。”“丑书”的代表人物曾某常以拖把作书,表演时还发出阵阵“吼声”。2018年,沃兴华先生的书法展因“丑书”舆论压力被迫叫停,另外两位“丑书”代表人物也表示了不满,首先是刘正成对四川的书法生态进行了一阵狂批,然后是曾某连夜赶制了一百枚陶印,而且在他的微信朋友圈写道“今天我留着泪,一口气刻完了一百方沃展叫停陶印!”

当然,这种同情是不值得称道的,大多数书法爱好者还是认为四川的这次行动干得漂亮,向“丑书”开了第一枪。在我看来,“丑书”是对传统经典书法传承与创新的曲解,是盲目创新的产物。“丑书”实乃媚俗之书,“丑书”的生成与急功近利思想有关,体现了一种浮躁的心态。“丑书”让传统书法精神迷离、品评标准丧失,越来越多的滥竽充数者充斥其间。“丑书”不是以追求美为目的,而是以制造丑、恶、俗为荣,“丑书”作者将汉字随意扭曲、肢解,使其面貌丑陋、畸形、恶俗,观之不堪入目。

“丑书”与傅山所说的“宁丑不媚”观点也大相径庭,傅山说:“书宁拙毋巧,宁丑毋媚,宁支离毋轻滑,宁真率毋安排。”此处之“丑”是相对于“媚”而言的,意思是说书法宁可个性突出、面貌丑怪,也不要媚俗、柔弱,面貌娇好,精神萎靡的作品遑论佳作。“丑书”不仅缺乏法度,而且在书写工具与材质上盲目创新、不知所从,甚至做出一些违背职业道德和审美公德的行为,这类行为实际不是创新,而是恶搞,是在传播负能量。因此“丑书”的危害性极大,不仅误导青少年的审美认知,也破坏了艺术教育的健康良性发展,我们应该远离“丑书”,警惕“丑书”的侵蚀。

“射书”又称“射墨”,故名思义,就是将墨喷射在宣纸上,并自认为是创新之作,其代表人物是邵某,他的《墨法36计》《飞来好运》便是“射墨”的恶作剧。不可否认邵某的个别作品是具有一定传统功底的,如其行书《八指头陀诗句》,但他为何不从传统中出新,却频频玩出“新招”,做出令人啼笑皆非的“射墨”行为,是为了满足现代人的猎奇心理,还是成就自己的功名心,我们不作讨论,单就作品形式来看,“射墨”虽然使用的材料是宣纸,但书写工具却是注射器,或许创作者本人认为这是在追求书写工具的创新,按此逻辑,用喷壶、喷雾器也能喷出惬意的作品,这岂不是“走火入魔”的行为?

高仿古玩

王强先生认为,“射书”作品,要放在书法展上,那就是书法,就要被当作书法作品去评价,你可以批评,也可以思考,这是不是一种书法的创新?这种观点笔者不敢苟同,首先,“射书”的书写工具不是毛笔或其他的书写工具,而是注射器;其次,这种“射书”的过程是一种表演,无法满足日常书写的实用功能;再次,“射书”只适合少量字表演,小字、多字难以完成,“射书”作品也难以用传统笔法、结字、章法进行评判,不是从传统中出新,而是闭门造车,缺乏实际意义。

笔者认为“射墨”不是书法,因为它已经偏离了书法根本的创作原则和审美追求,将“射墨”视作一种“行为艺术”或许有一定道理,但绝不是书法艺术,“射墨”作为一种行为艺术本身没有错,但偏偏以书法的名义进行宣传,也无怪乎观者的强烈抨击。有人认为,邵某的创作经历了传统书法到现代书法再到“射墨”书法的变迁,实际上个人认为,这根本不是他书法的变迁,而是一种“盲人摸象”“掩耳盗铃”的行为,是盲目追求创新的结果,他所谓的现代书法作品只能看作是一种抽象水墨画,如《海》《震》《铸》《宝》等作品,“射墨”就更不是书法了。每一个有基本美术知识的人都不会混淆书法、抽象水墨画和行为艺术,邵某为何振振有词地称自己的抽象水墨画和行为艺术是书法创新呢?

古玩人生机锋免费阅读

“盲书”并非盲人之书,反映的是作者对书法创作主体的欺骗,或者说自欺欺人,这与孙过庭所说的“五合五乖”是相违背的。张某不是严肃、认真地去营造书写环境,而是酝酿如何表演,如何制造出“奇葩”新闻,书写时不是酝酿字形、随意所适,做到“无意于佳乃佳”,而是故意不看书写媒介,有强烈的做作行为,使用的书写媒介也是骇人听闻,在女模特身体上作书,还强词夺理地认为观众不懂艺术,的确这种表演可以跟行为艺术扯上关系,但已经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书法,更不能当做当代书法的创新追求和价值指向。

书法是建立在日常书写和实用基础上的一门艺术,张某等人的行为既不是日常书写,也谈不上实用,虽然他书写的是汉字,但很难识别,由于“盲写”破坏了文字的畅通性,脱离了书法的内核——文学母体,因此其“盲书”表演不是书法,可以将其视为没有多大创意的行为艺术,但与书法创新不可同日而语。

孙某的“性书”就更令人痛恨了,关于“性书”表演的细节实在不堪入目,在此不作过多介绍。孙某不仅策划与指导其弟子罗某进行性书表演,还将天下第一行书《兰亭序》作为书写内容,这种无耻行为竟能得到墙美术馆的支持,举行了内部观摩展,甚至召集专家研讨。这种伤风败俗的性书表演能走进美术馆,试问,美术馆的责任和担当在哪?

孙某、罗某等人的行为将书法与性粘连,并堂而皇之地走出国门,在中国历史上是第一次,也是最无耻的一次。薛明辉先生曾撰文表示“把书法与性结合,……无疑是对书法的亵渎,对女性的侮辱,对人类道德底线的挑战”。“性书”既不是前卫书法,亦不能称作实验书法,而是借书法之名做出的违背人类道德底线的行为,前卫书法、实验书法有很多创新方式和手段,但必须遵从美的法则,不能逾越道德底线,孙某因为“性书”表演违背人类的道德与良知,极大地损害了中国美协的名誉,被中国美协开除会籍也是罪有应得。一位国字号的会员不精研技法,不走正道,传播各种低俗文化,还远赴海外宣传,理应受到法律的制裁,开除会籍已经是较轻的惩罚了。

盲目创新:

走入背离怪圈

当代书法需要创新,但不能盲目创新,要避免走入“怪圈”,创新是在继承传统基础上的创新,而不是抛弃传统或反传统。如果丢掉传统,生造出一个“怪胎”,那就是“无本之木、无源之水”,终究会遭到历史的唾弃。

关于当代书法的创新,笔者认为:一方面可以追求艺术形式的新颖,今人的各种书写款式和宣纸拼接方式已经是形式创新了,在此基础上创造出新的艺术图式有很多可能性,如果非要将各种奇特表演和书法艺术图式创新扯上关系,生出一个怪胎,那就是背离传统、侮辱艺术的行为。另一方面,书法艺术的发展离不开创新的文字内涵,书法家们抄诗抄了上千年,以后还会抄到什么时候,鄙人不敢狂作评论,历史上的《兰亭集序》《祭侄文稿》《黄州寒食诗帖》,哪一篇不是脍炙人口的文学作品,回望当代,又有几件文学性和艺术性兼优的书法作品能在历史上留名?因此,当代书法家首要的重任是增强国学修养,精研古典文学,书写属于自己的文学作品,表达自己的心声。南宋词人戴复古的“须教自我胸中出,切忌随人脚后行”,似在警示后人,当代书法再也不能这么抄下去了,当代书法家实现文字内涵的创新迫在眉睫。

左国华

南昌古董古玩瓷器字画交易中心

[权威古玩鉴定网站][正规古玩鉴定网站][杭州古玩市场哪个最好]

书法文化
书画知识
书画资讯
书画故事
佛山供卵试管武汉供卵中介武汉助孕选性别包成功深圳试管选性别包男孩费用供卵自怀皆上海坤和深圳哪个助孕机构好武汉借肚子生孩子价格深圳供卵不排队医院广州借肚子生孩子价格合肥哪家可以做供卵沈阳助孕包性别深圳代生医院信宜供卵代孕广州供卵中介宁波借腹生子